与你做别的画卷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5
...
陌上浅颜食 0 香蕉

分享文章到

2019年04月15日 09:05:33
小短文,一次性完结。
说是同人,其实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看没看过虹猫蓝兔七侠传的原作都不影响。
短小但不精悍,希望给公交地铁上被挤成狗的诸位带来一点清凉。
毕竟主角那么惨……
————————————

我是在一个春日得到了这幅画卷。
从睡梦中醒来的我,走到庭院中去,心里想着就要嫁人的婉妹,在夜空下的夜风中感到了无限的惆怅。
从小一起长大的婉妹就要另嫁他人,这是我从前不曾想到的。我总以为,我们一起长大,也原应该一起生活,一起老去的。
我在婉妹及笈时,就请父亲为我提亲,她的父母倒是乐见其成,但她很郑重地拒绝了我。
“怀哥,我一直敬重你的为人,钦佩你的文才,也很感谢你多年来对我的爱护照顾。但小妹对你只有妹子对兄长的敬仰尊重之情,没有男女之爱。你的厚爱,我只能辜负了。”
说完这话,这些年她再也不见我了。
我在庭院里痴痴想着,婉妹这时在做些什么?是睡熟了,沉浸在香甜的美梦里?还是在灯火下,一针一线,含着笑容绣她的嫁衣?
若是这时爬到屋顶,可否看到婉妹的家呢?她若也在遥遥远眺,看到我,还能不能像儿时那样,对我笑一笑呢?

那幅画卷就在这时飞到了我的面前。
朦胧的月色下,有一物飞来。我揉揉双眼,方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那凌空飘摇而来的,的的确确是一卷画。
我伸手接住画卷,解开系绳,将画卷展开。
画上是一名女子的小照,面容秀美,身材修长,气态很是清雅,婷婷而立在兰花丛中,反手握剑,双目盈盈,朝前方露出笑脸。
平心而论,这真是一位美貌的女子,世上女子都不及她。当然,婉妹是不同的。
我将画卷翻来覆去地看过,并不能看出什么特异之处。只是觉得画卷上的女子虽美,也虽在笑,我却总莫名想到作画的人,他一定爱着画上的女子,和我一样无望地爱着。画这幅画时,一定是怀揣着无可比拟的欢欣与痛苦。
愈看画,我愈不能自制地想到婉妹,想到与她从小长大的日子,心中又激起持久的沉痛。

我将画重又卷起,收到书房的桌上,然后躺回卧房睡去。
婉妹依旧不来入我的梦。

此后数天,我着了魔一样地整天痴望着那幅画。
婉妹成婚之日,父母见我憔悴,知我心事,叫我出门游湖散心。
我抽了两本诗集带上,犹豫间也拿上了那幅画卷。
湖上时,我读不下诗书,便又把画卷展开细看。
画师的画技不能说顶尖,可这幅画实在已不能更好。
画上女子温柔自然地笑着,姿容栩栩如生。连她脚边几丛叶碧蕊细的幽兰,都仿佛透出了芳馨,也因她绝世的光彩,而更显出寻常花木没有的光彩。
我看着画,渐渐的,这画上的女子又变成了婉妹——再不是我的,而是别人的婉妹,我连抚摸的勇气都没有了,只是感到难过绝望。
曾经也这样对我笑语盈盈的婉妹,再也不能见到了。
不,她不是在笑啊,而是在向我告别。
我喉中发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污了画中婉妹的衣裙。
舱外摇船的小厮奔进来。
“怀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快坐下歇歇,不要管画了,停船了我去找大夫。”
我不言不语,继续用衣袖去擦画上的鲜血,心中已渐渐清醒,感受到了现实的冰凉。
这终究不是婉妹啊。
我也终究不能和婉妹在一起。
袖子染满艳红,那纸面的鲜血竟被全部擦去了,不留一丝痕迹。
小厮目瞪口呆:“这是妖画,少爷,这是妖画啊!”
抢去欲撕,怎么也撕不烂,又拿脚去踩。
我捡起画卷,拂去了画上尘土,注视着画中的女子,不知那位满怀痴心爱意的画师,是怎样将一腔宝贵的挚爱融在了笔触里,多年后,依旧不肯让那女子沾染一点人间庸俗的污迹。

小船停在了岸边。
我手持画卷,走进无悲寺拜访主持。
主持看过画卷,对我说了一个故事。
传说一百年前,武林中曾出现过一个魔头。魔头为一统武林,掀起了腥风血雨,害得许多人家破人亡。当时有七位武功卓绝的年轻侠客聚在一起,经历过许多艰难困苦,终于杀死了魔头,将魔教剿灭。
魔头的儿子侥幸未死,决心为父报仇,但他心中却一直爱着那七位侠客中的一位女侠,不能放下。于是在与侠客们决战前,他剪发制笔,和泪研墨,画下一幅画,将心中所有爱慕都封存在了女侠的小照中,从此成为了一个无心无爱,只有仇恨的人。他将画卷掷下山崖,那幅画便随风而去了,此后不知所踪。
魔头之子后来死在了决战里,侠客们宅心仁厚,将他葬在了家乡的山林里。
百年来,常有传闻说,有一幅画卷在空中游荡徘徊,有时会落入痴心的男女手中。

主持说,八年前,这幅画曾落在一位苦恋他人而不得的男子手中。那男子得了画,日夜观看,想到心上人将要另嫁他人,心中无限痛苦,激愤之下却去将所爱的女子奸淫后杀死。男子清醒后痛悔难当,在牢狱中自言是被画卷迷了心窍,是妖画误他。斩首前犹在痛骂妖画,又说自己所作所为,皆因爱欲迷心。
画卷水浸不透,火烧不烂,刀剑斧钺皆不能破。人人皆以为是妖物,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一阵清风吹来,画卷随风而去。

所爱自然有所欲,所欲不得,便会生出无穷无尽的烦恼痛苦。
爱本来无罪过,爱生出的欲也无罪过。恶不从爱来,却总有心怀恶念之人,行恶做恶,冠以爱名。
何必玷辱心中之爱。

出寺庙时,天还大亮。
我在湖边又展开了画卷,女子仍在盈盈而笑。能够被所爱之人这样凝望,真像一场黄粱美梦。
不,这就是一场黄粱美梦。

风起时,我松开双手,画卷徐徐飘摇到空中,并不坠地。周围的人群惊奇地驻足观看。

我一直望着,望着。
画卷飘飞得愈来愈高,愈来愈高,也愈来愈远,成为一个小小的点,一直飞到了天际中。

【完】
收藏
投蕉
陌上浅颜食 0 香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