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城记】探店︱卖了二十多年手撕鸡的破店,座位狭窄,客人要自己写单,但每到饭市依然爆满
文章 > 综合 > 美食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8年01月28日 09:00:18

美食探员 | Roy


广州西关的各式食店相信很多老友都能如数家珍,味道跟价钱很接地气是一大关键。在华贵路上,食货打卡最多的应该是源记肠粉店了吧。很多人都说那里有浓浓的西关味道,更有一致公认的近乎零值的服务。或者我找天再去重温一下,写篇推文。


今天说的不是源记,而是同在华贵路上一家卖了二十多年手撕鸡的破旧餐厅——醉贤居。



又是以为名的老店,让人不禁想起,两个月前作揖离场的醉琼楼。两者是否有渊源未作考究,但醉贤居内一副醉客琼楼会,贤人福地居的古旧对联,倒是似曾相识。



正如烧腊店一样,醉贤居把招牌手撕鸡操作间(我戏称为鸡房)置于门口最当眼之处,外卖量多时,食客排起小长龙,也给这家老店带来了不错的广告效应;而隔壁的天明饭店不知是出品原因还是特色欠奉,饭市的生意跟醉贤居可谓是天渊之别。



传统老店的环境硬伤就是狭窄挤迫。醉贤居在有限的面积内可谓见缝插针,座位布局发挥到极致,就连三楼厨房门口也神奇地加放了三张饭枱。邻桌推杯换盏、吞云如雾的氛围,你或者都能一衣带水地感染到。


人手方面亦是短板,下单写菜还得自己即席挥毫。对了,此店还不设洗手间,人有三急请移步附近公厕。对用餐环境及服务都有要求的,来这里一定周身唔聚财



正因如此,来醉贤居帮衬的,定是食味道而非食环境;又因价格很亲民,因此中老年食客居多。第二次来店,我刻意早到,在一楼角落觅得二人座位。待遇比二三楼略好,起码有眼镜小哥服务生代为写单。


打理鸡房的两位靓姐,也是在店将近二十年的老员工。食客下单便闻鸡起舞,开边、起皮、拆骨、撕肉,再将盐焗粉、油汁、麻油拌捞上味均匀,动作麻利,一气呵成。



鸡分三种:爽皮鸡、普通鸡、骟鸡。印象中每种价格比上次来又上浮了几元。据一些老街坊回忆,十多年前此店专程从清远入货,如今再问老板,他说多用本地鸡。



点了半只爽皮手撕鸡。皮色油亮金黄,带有少量皮下脂肪,估计浸鸡过后不做冰水过冷,因此口感实质上属于软滑而非爽滑。


个人认为沿江中路东海生辉的会更爽口一些,但醉贤居的鸡皮在细致咀嚼中,又能渗出自然的皮脂甘香。



鸡肉色泽淡黄,用手撕方式能顺着纤维纹路将其轻易分离成肉条,爽嫩细腻中有适当的韧度;即使胸肉部份也留有汁水,并无柴涩之感。



平心而论,手撕鸡浓郁的调味遇上并不算优质的鸡种,要想品出超然的鸡味,那多数是臆想的加持。


不过作为一道二十多年的镇店之宝,浸鸡手艺和味汁调教带来的独特风味,又能为此菜拉高一些分数。在此,也要提醒喜欢清淡口味的食客留意,下单前,记得提醒鸡房靓姐调味轻手一点,要不然会过咸。



顺带试试几款小炒。菜心炒鸡杂也是几乎每桌必点,份量交足功课:鸡肾、鸡肠、鸡心、鸡肝、鸡碎窝济济一堂,各种口感交织,菜心脆嫩清甜,酒香与镬气同在。



油泡猪肚飘香爽脆有嚼头,但厨师调芡比较草率,估计备用的生粉浆没有打匀就下芡,芡汁在冷却后凝结成浆,影响口感。



笋虾火腩煲。笋虾并非笋和虾,而是笋干。它多数产自肇庆或清远。把鲜笋切片煮熟晒干后,形成了虾形的笋干,便是笋虾。


将笋虾与五花肉或火腩同炆,荤素相搭,笋干吸尽肉类油香,甚为美味。


百粤美食第一人之称的太史公江孔殷的后人江献珠,在回忆录《家馔》系列中就有介绍过此菜。



老火汤更是经济实惠。12元二人对饮,份量恰好。菜干红萝卜煲猪骨,有一种家常之味。



节假日和闲日对于醉贤居上座率来说几无差异,踏正饭点到店,能否有位落座,就看各自运数了。入门便是客,无论三五成群,或者一人成行,店家皆一律开单。



一位网友的用餐感受大致能概况这家市井老店的性格:



意见接受态度照旧,一种米养百种人。我觉得醉贤居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地保持目前风格吧,包括店面环境。不然旧貌换新颜之后,又会有人说出品没有以前的好食了。


Tips

  • 店名:醉贤居
  • 营业时间:11:00-14:30 17:00-20:00
  • 人均消费:40
  • 订座电话:81723094
  • 地址:荔湾区华贵路12
  • 网友评分:口味:7.5环境:6.0服务:6.5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