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求助!我把导师亲了怎么办(END)
文章 > 生活情感 > 情感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8年02月12日 21:34:24

 

先说下,我前段时间把自己论文导师亲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Acer们给我出出主意啊!

 

简单介绍一下背景,本人在魔都的一所985读硕士,导师35岁左右,英国本硕博毕业,这几年来的我们学校。她是魔都本地人,保养得非常好,特别有气质,长相可能有7分,算上气质打扮什么的就得8分了(有Acer猜出来是谁的话千万不要说出来)。

 

导师一直都没结婚,我们私底下经常讨论导师的八卦和取向。她对我特别和蔼,做研究写论文的时候有问题随时都可以联系,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导师。有一次我电脑坏了,可是第二天要交一份材料,特别急。然后我去在微信上和导师诉苦,她二话不说把我叫进她办公室,让我用她的电脑去做材料。好几个小时她就一直在旁边办公,也不说话。我不敢一直盯着她看,唯一记得的就是她身上Armani Sensi香水的味道特别好闻,久久不散。

 

然后前段时间放寒假,导师,我,还有其他的学生就一起出去吃了个饭。说来惭愧,我是导师几个学生里唯一一个没有女(男)朋友的,他们在饭局上疯狂调侃我,让我超级尴尬。后来导师给我解了围,说你们不要开他玩笑了,然后又认真的问我,我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她可以给我介绍。我当时喝的有点多,脑子一热,就说我喜欢导师这样的!然后她瞪了我一眼没说话,大家都笑,我也跟着笑,心里把自己一顿骂,我在想什么,我是疯了吗怎么敢开导师的玩笑。那天晚上回家之后我睡不着,去健身房举铁到半夜,健身房里的小妹用看变态的眼神瞪我。

 

长话短说,今年我没买到票,正好有个实习也在年后就入职,我就没有回家过年。前几天我在魔都发了个带定位的朋友圈,导师就在群里问我还没回家啊?我说我今年不准备回去了,年后实习开始入职了。她说好,那我请你吃饭吧,关心一下学生。我正好放假了没事干,除了dnf就是撸铁,就说好啊。然后我准备了几个关于论文的问题以免饭桌上没话说,穿了件小毛衣就过去了。

 

我本以为这顿饭会是一场学术交流会,没想到完全不是。我和她聊起了她在英国时候的趣事,因为我本科的时候也去英国交换过,所以能跟得上导师的话题。她说她之前有过一个男朋友,她们在一起好几年,后来男朋友劈腿了。她和男朋友都喜欢读书,他们就是在讨论小说的论坛上认识的。我问导师她最喜欢看哪本书,她说是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我正好也看过这本书,我们就从这本书聊到风筝的含义,主人公求而不得的状态等等,然后不知怎么的又聊到古典名著里经典的爱情故事。我们俩一共喝了一整瓶02年法国的红酒(当然是她请的,卖了我也没那么多钱)。


 

吃完饭,导师说我们出去走走吧,她喝的有点晕。我当然义不容辞啦,帮她把红色Burberry的大衣拿上,她刷了卡,我们就出门了。可能是快过年了吧,饭店门口很安静,天空有点小雪飘着,我们两人沿着路慢慢地走。上海的冬天没有北方那么寒冷,事实上,看着导师的侧脸,她高高盘起的头发和在路灯下隐隐约约的纤细脖颈,我的心从未有过的热了起来。我走上去,一把把还在笑的导师拉了过来,一下子吻了上去。她的眼睛瞬间睁大了,有点不知所措,想要推我却根本力气不够,然后人就软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她的嘴巴里还有红酒的味道,舌头很小,很甜,我闻着Armani Sensi和她发丝上的味道,结结实实的吻了这个大我10多岁的女人。

 

突然后面向起了车喇叭声,她像是恢复了神志一样,狠狠一把用力把我推开,然后扭头上了后面的一辆出租车。我当时完全傻掉了,脑子里乱哄哄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怎么能这么做,以后该怎么办。导师上车的时候

我一动都没有动,都是在回味她的味道。然后一阵冷风吹来,我才浑浑噩噩的走到地铁,刷卡过闸机,上车回家。

 

这几天我也不敢找导师说话,她也没有理我,我该怎么办啊。开学了还有论文呢,各位Acer们,我不会把导师得罪死了吧,大家给我支支招啊。


---------------------------------------------------------------------------分割线-----------------------------------------------------------------------


首先谢谢各位老哥们的建议,我想说很高兴土妞复活了,AC一直在,爱一直在。

 

然后关于文章里出现品牌名称的问题,是因为本吊丝其实对这些一窍不通,只认识这么几个牌子,正好看到了就说出来。


这就类似于你看电视,一堆张韶涵张含韵张涵予张馨予张予曦中间,突然冒出个杨幂。然后你指着电视大喊一声:“这个人我认识!”是一个道理。

 

有老哥说我应该乘胜追击,我还是个处男啊!我这些都完全没经验的,当时脑子一热就亲上去了,完全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还有私信我的那些老哥们,现在学校都放假了,你们猜不到的,别猜了好吧。

 

---------------------------------------------------------------------------分割线-----------------------------------------------------------------------

 

看了老哥们的建议之后,我心里面就和有只毛毛虫在爬一样,又痒又乱,纠结的不行。

 

我一直对同龄的姑娘兴趣缺缺,觉得她们都太幼稚了。这几天我扪心自问,发现我的确是喜欢导师的,可能是因为她的气质吸引我,又或者是她跟我很聊得来。

 

不瞒各位老哥,虽然我还是个原装处男(Acer不都是吗),和五姑娘作伴,但是在大学期间也有过一个女朋友的。可是小女生太能作,想法也很肤浅,导致我完全提不起兴趣和她交流沟通,更不要说进一步做什么羞羞的事情了。分手之后我没有难过,而是觉得从重压里解放了出来,就一直没有找女朋友,单身到现在。还有我之前出去交换的时候,和3个姑娘一起在外面租房住。和同龄的女生一起住根本不像老哥们想的那么香艳。生活上的一切细节,包括买菜,通厕所,换灯泡,都得我帮她们打点。小女生只知道追剧看欧巴,哪里知道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就这样,别人见我的时候都扔过来充满暗示的眼神,完全不顾我无奈的苦笑。

 

我有个室友,就叫他小渣吧,我和小渣是从本科开始就是哥们,后来到了魔都,他工作我读研,我们俩一起在外面租房住。他和我完全不一样,又高又帅,身材非常匀称,是绝对的现充。最关键的是他是做销售的,一张嘴能说会道,勾引了不知道多少妹子送入狼口。不管是厂妹还是白领,同学还是同事,他都来者不惧。我早晨起床的时候,经常看到他房间里走出来和昨天不一样的妹子。

 

前两天我和小渣聊天,说到了这个事情。他用恨铁不成钢眼神看了我好久,说兄弟你真是个废物,你现在必须和她联系,不管找啥话题,先联系上,到时候怎么发展再看,这种事越拖越惨。

 

我想想觉得有道理,事情是我自己做出来的,我也不能一直不说话。况且我心里面早就千抓白挠的,于是昨天早上我鼓起勇气给导师发了一条微信,说感谢老师前几天请客,我的开题报告快完成了,开学了就能交。

 

别看我这句话轻描淡写,发出去以后我的手都在抖,盯着对话界面看了好久,导师一直都没有回。我又把手机背面朝上放在床上,然后出门上网。我期待等到回家之后一拿手机就能看到导师的回信。各位Acer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类似的感受,发出一条信息之后就好像在等待审判,又期待又害怕。

 

直到中午,她才回信:“没事。”

 

我一看到这两个字,心里就慌了。导师是讨厌我了吗?我直接回复:“今天晚上我请您吃饭吧,晚上6点半,我已经定位子了。”

 

过了很久,久到窗外的树都在昏昏沉沉的下午打了个瞌睡,导师终于回复我了,”好啊,到时候见。“

 

成了!我太高兴了,我的心立刻从冰窟窿里飞了出来,飞到了离太阳只有5公里的地方。我马上在网上找了一家看起来最贵的西餐厅定了位,然后从衣柜拿出了为实习准备的西装和风衣,匆匆打扮好了自己,给小渣发了个信息。然后直接打滴滴直接去了饭店。这顿饭有可能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吃进去,但是不要紧,我现在只想见到她。

 

6点半很快就到了,我因为提前到了就在看手机,突然脑袋被轻轻拍了一下,抬头一看,是导师。她穿着一身米色的长款风衣,围着围巾,底下是黑丝+长靴。她本来身材就高挑,这么一穿更是有鹤立鸡群的感觉。我赶紧站起来,说老师您来啦,快坐下。我照着从电视里学的东西,殷勤的帮她把椅子拉开,把风衣挂在椅背上。突然这时候服务员过来说女士请问需要保存衣服吗,导师点点头说要,服务员就把那件大衣收走了。我一下贼尴尬,感觉自己真是土爆。

 

坐下之后我才能细细的观察导师。她今天盘起了头发,带了一副窄边的眼镜,再加上色的高领毛衫,身材前凸后翘一览无余,非常有知性气质。她可能打了唇膏,嘴唇的颜色很好看,我想到那天吻她时候的味道,心里就毛躁躁的。

 

导师看到我在看她,也不介意,笑笑说:“这家店看起来挺贵的,你怎么想到来这请我吃饭呀?”

 

“不贵不贵,老师您这么漂亮的人就应该来这里吃饭!”

 

“呦,小z你这么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是那种特别冲动的人呢。”

 

“没有没有,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学生!诶老师您怎么来的呀?”

 

“哦,我走过来的,我家离这不远。”

 

我跟导师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我俩都很有默契的没提前几天发生的事。这时候服务员过来了,我赶紧说要点菜,结果菜单一来我彻底惊到了,先不说价格,这个菜单是法语的,我见都没见过,菜单分三部分,上面写着前菜,蘑菇奶油浓汤啥的,底下是一堆我看不懂的法语。然后服务员说先生我给您介绍一下今天的菜品吧,这个菜是什么什么做得,加了什么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正在尴尬ing,导师看了我一眼,笑笑说要不我来点菜吧。我赶紧把菜单给她,她直接说前菜要这个这个,正菜要这个,甜点要这个和这个,酒要什么什么,一看就是轻车熟路了。我等她点完,赶紧说我和这位女士点的一样。服务员看了我一眼,说好的先生,然后就走了。导师就笑。我问她你笑什么,她说我刚才已经把咱俩的菜都点好了,你又重新要一遍。我心里尴尬又气恼,暗暗说TMD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装b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聊得很开心,她喜欢读名著,我正巧小时候也把这些当故事看过。我们从杜拉斯的《情人》谈起,又聊到《包法利夫人》,到《安娜卡列尼娜》。我提出这些文学中很常见的一个点是女性的出轨,她说女性出轨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对日复一日普通生活的不满,而不是一般人想的因为一见钟情。我就笑嘻嘻的问老师对生活满不满意啊,她瞪我一眼说,你说呢?我举起酒杯说for life,她和我碰了一下,说for free life.

 

可能是因为我吃饭快,这餐饭没有吃多久。吃完饭,服务员要给导师把风衣披上,我一下把他挤开,把衣服拿过来自己给老师披起来。老师笑着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出了门老师说今天谢谢你了,提前祝你新春快乐。我一看这是要道别啊,这不行,赶紧说我把您送回家吧,您喝了酒,一个人走不太安全。她答应了。

 

魔都的气候开始回暖了。我们俩并排走着,两个人都不说话。我喝了点酒,心里忐忑不安,我想她也一样。我们一直走到一处树木茂盛的别墅区门口,导师抬起头,跟我笑笑,说:“谢谢小z,我到家了。”

 

“没事,今天和老师吃饭很开心。”

 

“嗯,那你快回去吧,路上慢点。”

 

“嗯,老师再见!”

 

她扭头准备往院子里走了。

 

“....老师?”

 

“嗯?”

 

我往前踏了一步。

 

“其实我想跟您说,那天....”

 

“那天怎么了?”

 

“那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么冲动的,对不起。”

 

“...没事,你还年轻,可以理解。”

 

她就在我面前,我们两人的距离很近,我能问道她呼吸的味道,和花一样,很甜。我下定了决心。我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盯着她好看的眼睛,说:“可是那天我不后悔。”

 

说完,我就深深吻了下去。她一怔,然后疯狂而热烈的回应我,我没有经验,主动权转眼之间被她占据。她开始咬我的上唇和下唇,用舌尖轻轻刮过我的嘴唇,我感觉麻麻的,刚一张嘴,她的舌头就突破我牙齿的防线,钻了进来,和我的舌缠在一起。她的舌头很小很甜,带着唇膏和红酒的气味,在我的嘴里像一只顽皮的小鹿一样左蹦右跳,我试着用舌头挡住它,却每次刚一碰到就被逃走。她的发梢很好闻,就在我鼻子周围,把我弄得痒痒的不行。她霸道而猛烈的吻着我,我决定开辟第二战场来扳回一城,把手生涩的放在了她的胸上,她却挑衅似的把胸一挺,我的手瞬间满溢柔软。我脑子轰隆一热,一把把她推在墙上,换了气继续接吻。

 

我比导师高,像一头老虎一样,把她按在墙上。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头发撒在两旁,整个人完全像是被老虎捕食的小羊似的,完全放弃了抵抗。她看着我,说小z够了。我没反应过来,没动弹。这时候她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接电话,我看到了来电人姓名是XX公司-CFO-X总之类的格式。导师像小猫一样从我胳膊底下钻出去,到远处去听电话,我隐约听到了电话另一边有一个男人约她大年29晚上晚去吃饭,她说好啊那天晚上正好有空。

 

大年29不是情人节么?我脑子瞬间清醒了过来,这个人是?

 

这时候导师打完电话回来,她脸上还有点潮红,声音确是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她歉意的冲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一个朋友约吃饭。小z你该回去了。我的心如同跳进了冰窟窿一样,说嗯,她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脸,然后就不回头的走进小区了。

 

老哥们,你们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感觉吗?刚拥吻完,鼻子里还有她的香气,头晕晕乎乎的,整个人一直在喘粗气。然后突然知道她明天有约,被她坚决的推开,我却什么都不能问,我的心从太阳附近跌进了冰窖,然后麻木到没有感觉。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单曲循环莫文蔚的《哪怕》:


如果有如果
也要这样过
不能没有你
不能没有我
记忆会模糊
心却更清楚
哪怕说相遇
是离别开始.......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她对我是什么想法。你们知道yjj吗?我可能和他的处境很像吧,喜欢比我大很多的知性姐姐,但是一切的主动权都掌握在大姐姐们手中,她们始终对你若即若离,她们有无数的秘密,就和早晨的雾一样,看得到抓不到。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分割线--------------------------------------------------------------------------------

谢谢各位有爱的Acer的发言,你们的每一条评论我都会看,所以请大家多多给我出些建议,我会很感激的。

 

---------------------------------------------------------------------------分割线--------------------------------------------------------------------------------

上次和导师分别之后,回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了。在车上听歌听哭了鼻子,一抬头看到外面霓虹点点,灯火通明。

 

我住的地方并不大,魔都外环的一个套间,租金800,押二付三的那种。屋子里卫生间连着客厅,客厅左右两侧是我和小渣的房间。这是我一个没有收入的烟酒僧在魔都能租到的最好的房子了。

 

回去发现小渣破天荒的没带姑娘回来。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两件啤酒,他一看到我回来,就说:“啥也别说了,来喝点就好了。”

“好。”我心情低落,不想多说话,也懒得去管他怎么知道我会铩羽而归。

 

“来,走一个。”他直接开了两瓶酒,我们没有酒杯,直接碰了一下,对瓶吹了半瓶。

 

酒到喉咙里,我感觉松快了一些。小渣看着我说道:“兄弟,我说点实话,你别介意啊。”

 

“没事,你说吧。”我把剩下的半瓶酒一饮而尽,伸手去拿第二瓶。

 

他似乎斟酌了一下词语,才说道:“我觉得你和你那个导师,可能成不了。你俩年龄差距就不说了,人家一个月工资是咱们一年生活费,和咱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想到了晚上点餐时候的窘迫,没说话。

 

“算了,说这些也没用,来喝酒。”他拍拍我的肩,和我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可能因为心里苦闷的人不能喝酒吧,我那天晚上喝到断片了。第二天起来太阳晒的刺眼,小渣早就不在家。我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看到上面好几条微信消息,都是可爱发过来的:

 

“学长你在不在魔都啊?”

 

“学长你有没有空,我们出去玩吧!”

 

“学长你该起床啦,懒!”

 

“喂喂喂,你不回我信息我就上你家了啊!”

 

我怕她过来,赶紧回:“我刚起床,玩啥啊,你咋知道我没回去的?”



 

这里说一下可爱,她是我的学妹,去年刚入学我们专业的,但是和我并不是一个导师。她长得童颜巨乳,声音又甜的发腻,所以我们都叫她可爱。她性子直爽,笑点也低,和大家都玩得来。我们是在同学群里认识的,这小妮子刚进来的时候啥都不会,我一时好心,把专业课的笔记借了她几本,没想到从此她就缠上我了,有事没事就拉我出去唱歌,吃饭,让我头大得很。

 

这时候电话响了,是可爱打过来的,我接了起来:“喂,干嘛?”

 

“学长学长,我们明天出去玩吧!”甜甜的萝莉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啊,玩啥?不是你怎么知道我过年没回家的?”我对这小妮子的声音抵抗力满分,直指问题的关键。

 

“别人说你留下实习嘛~明天你出来嘛,反正我知道你这个单身狗肯定没人过节!”可爱在电话那头张牙舞爪。

 

我一怔,原来明天就是情人节啊......既然你情人节有约,那我出去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学长?”

 

“啊,好,明天一起出去吧,你穿好看点别给我丢人。”我平复了心情,打趣道。

 

“学长才是呢,打扮的帅点哦,那明天见啦~”说完,可爱挂掉了电话。



 

情人节很快就到了,我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可爱已经在等我。从底下往上看,首先看到的是一双包在紧身牛仔裤里面的长腿,腿型很好,修长挺拔,不瘦也不胖。然后是一件长款白毛衣,把她的胸型衬的很明显,大概有D罩杯了吧。再往上看,可爱戴了一顶英伦风的黑色小毡帽,帽子底下是她瓷娃娃一样的鹅蛋脸,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还有因为等我冻得有点红的小鼻子。

 

看到我,可爱快步跑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胳膊,撅起小嘴巴,用甜甜的声音对我抱怨:“哇学长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你好久啦,你今天必须请客哦!”

 

看着跟个树袋熊一样扒在身上的可爱,我也是颇觉无奈。这个小妮子就是这样,特别粘人,我把她的手拨开,笑着说:“好好好,今天玩什么学长都包了!”

 

“Yeah, 我就知道学长最好了!”可爱雀跃。

 

我们进了商场,可爱非要去抓娃娃,第一次那个爪子抓住娃娃的时候她就揪着我喊加油,然后爪子松了,她就指着机器对我噘着嘴,说这个机器欺负我。我感觉到旁边的人都投来不善的目光,好像我拐卖小姑娘一样,于是赶紧把她拉走,告诉她不许大呼小叫了,她才委屈的答应起来。然后我回到娃娃机,给她抓了一个小熊,可爱“哇”的一声叫了出来,一把把我手里的小熊抢走抱在怀里,然后又抬起头来冲我嘻嘻傻笑。我叹口气,揉揉脑袋,拖着这个智障小妮子去下个地方。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我和可爱走走逛逛,到了陆家嘴附近。可爱看到国金开着,眼睛立马就亮了,拉住我撒娇:“学长,我们去里面逛逛好不好呀?”

 

“里面的东西你又买不起,去什么去!”我对这种百货商场是在兴趣缺缺。

 

“哎呀学长~我们就进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出来嘛,好不好?”可爱扯住我的胳膊摇啊摇,我架不住她撒娇,被她揪着进了国金。



 

刚进百货大楼,我一下看到了一张永远不可能忘记的面孔 - 我看到了她!

 

导师和几个女的一起,可能是她闺蜜吧,都特别好看,提着袋子从一家名品店里走了出来。她一出门就看到了呆立在门口的我,还有和树懒一样扯着我手臂的可爱。她穿着高跟鞋,朝我们走过来。

 

我脑子有点短路,一直等到她走到我面前也没说话。可爱这时候也发现不对,一只小手拉着我的衣角不说话了。

 

“呦,小z这么巧啊,逛街呢”,她走到我面前。

 

“啊,嗯。“我喉咙干渴,看着那张让我睡不着觉,让我喝断片的脸,想到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候可爱抬起头,往前站了一步,看着导师说道:“你好,我叫可爱,是z师兄的学妹。”

 

导师没回答可爱,冷冷的看着我说:“这是和女朋友一起过节啊?”

 

我本来平复下去的心情从见到她的刹那就沸腾了起来,我们之间的每一件事都在我心里想毛线球一样揉成一团。我闭住眼睛,想到她接的那个电话,又想起小渣告诉我,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一把拉住可爱柔弱无骨的小手,沙哑道:“嗯,这是我女朋友,可爱。介绍一下,这是我论文导师。”

 

“老师您好~”可爱放松了下来,甜甜的打了招呼,用指甲死命的掐我。

 

“你好。你们玩,我先走了。”导师再不多说一句,直接出门。

 

“你导师人倒是挺好看的,可性格怎么这样啊?”可爱扭头和我嘀咕,她的手还在我手里。她想往出抽,没抽动,小脸刷的红了起来。

 

她又低下头,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小声呢喃到:“学长,你刚才说我是你女朋友的话,是真的吗?”


 

---------------------------------------------------------------------------分割线-----------------------------------------------------------------------

 

很多老哥说我在编故事,我也希望是这样,可是生活总比文学作品要狗血的多。

 

说实话,我完全没想到那天脑子一热吻了导师之后,生活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现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还有,我收到了很多老哥老姐的鼓励和支持,我很感动,觉得AC一直在,爱一直在;


但是,也有些老哥在评论区开始人肉我,也有人不知道怎么找到了我的电话,给我发私信,打电话的都有。我想说这篇文章大家就不要计较真假,就当做我在编故事吧。我不希望因为这篇文章而伤害自己爱的人。

 

---------------------------------------------------------------------------分割线-----------------------------------------------------------------------

 

我的思绪还在导师身上,没注意可爱说了什么,随口回答说:“嗯啊,对的。”

 

可爱突然用力搂住我的腰,把脑袋紧紧放到我的胸口,一下就哭了起来。


她抽抽噎噎的说:“学长我真的好开心!平时都感觉你不太理我,我还以为你对我没感觉,但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这时候才冷静下来,看着怀里跟小猫一样的可爱,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其实我也不是讨厌可爱,她长得甜美,个性也让我很喜欢,可是我一向都是把她当成妹妹来看的,从来没想过发展成为恋人。在我的感觉里,她的男朋友可以是任何类型的男生,唯独不应该是我这样的。

 

可是经过刚才的事情,我完全没办法把这话说出口。我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就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她从我怀里钻出来,突然破涕为笑,挽着我的胳膊说:“走,你要陪我一直逛哦。”

 

旁边的人群拥挤,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故事,熙熙攘攘,没人对商场里一对男女多看一眼。

 

旁边可爱挽着我,絮絮叨叨的跟我说话,我嗯嗯啊啊,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虽说佳人在侧,可我心里想着的都是导师:一会担忧她会不会从此把我当做路人,一会又气恼她接那个电话。

 

很快,可爱就察觉出了我的不对劲:“学长,你怎么啦,感觉你有点不高兴。”

 

我摸摸她的头,说没事,就是今天有点累了。

 

可爱抬头看着我,把嘴唇咬的发白,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那今天晚上别回去了,在外面休息吧。”

 

“啊?没事我坐地铁回去挺快的。”我没反应过来。

 

“今晚别回去了,我们在外面住,好不好?”可爱重复了一遍,直盯盯的看着我。

 

我一下明白了可爱的意思,觉得不可思议。这小丫头...她是当真的?

 

“...行,晚上不回去了。”我脑子一热,说道。

 

刚才的话似乎耗尽了可爱所有的力气,她低低的“嗯”了一声,缩到我身后,再也不说话了,任由我牵着她的手到处走。

 

我因为经常泡网吧,身上倒是拿着身份证。可是情人节晚上在魔都找一间空房,简直比在黑屋子里找一根针都难。我一路上心事重重,可爱一言不发,两个人就沉默的走了半天,最后终于在一个小旅馆里找到了空房。进了房间,可爱似乎在等我先做些什么,可是我完全没有经历,两个人就那么尴尬的坐在床边。过了一会儿,我试探性的把手放在可爱肩膀上,可爱躲了一下,小声嗫嚅道:“我先去洗个澡。”然后把帽子摘下,脱了毛衣,向小兔子一样跑进了卫生间。

 

一会儿,哗哗的水声就响了起来。我坐在床上,旁边就是还带着可爱体温的白色毛衣,上面有甜甜的香气,温和淡雅,和导师身上的撩人的香水味完全不一样。


说实话,我心里慌得一批,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做。毕竟这么多年来,陪伴我的除了五姑娘,就是各位德艺双馨的老师。MD,这个时候要是小渣在就好了,我想到。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导师的信息!

 

“过年前把你的开题报告发给我。” 就这么一句话。

 

离过年不就一天?再说她这时候发这个信息是什么意思?我感觉自己的脑子完全转不过来了,这是要公事公办吗,可是还没开学诶。不管怎么样,导师的信息像是一颗火星溅到了油罐里一样,把我压抑了一路的感情一下点燃。我发现自己一下高兴了起来,沉闷压抑的心情消失不见。

 

她还愿意理我!我在心里对自己喊道。

 

这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可爱裹着一条毛巾,踩着拖鞋走了出来。她脸蛋微红,湿漉漉的头发散在两侧,锁骨的形状诱人,可是我已经决定要走了。


可爱刚张口似乎要说什么,我打断了她。

 

“可爱,你听我说,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就是你下午看到的那个导师。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妹,刚才说你是我女朋友,是我不对,对不起。我并不想伤害你,我要走了。”

 

可爱的大眼睛是先是从惊讶到悲伤,然后充满泪水。她倔强的一直抬头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动作。我逃也似的抓起了手机离开了房间,把可爱留在里面。


我不敢去安慰她,我怕我们俩作出让彼此都后悔的事情,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出门,打车,回家一气呵成。回到家,我先把开题报告发给了导师,然后在邮件里写了长长的一段话,解释了学妹的事情,说她不是我女朋友,然后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当面讨论一下题目,我有好几个问题要请教。按下发送,我才长舒一口气,想到了今天和学妹发生的事情,庆幸自己没有犯下大错,又暗自希望导师能立刻答应我的邀约,因为我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她。


 

---------------------------------------------------------------------------分割线--------------------------------------------------------------------------------

 

出乎我意料的是,导师的回复很快。

 

“明天不行,初一吧。”

 

我赶紧说好,和导师约了讨论文章的时间地点,满心雀跃的等大年初一的到来。

 

我没联系可爱,她也没联系我。我自是不好意思再见她,我想她也恨死我了。

 

过年那天平平无奇,我自己出门吃了几个饺子,便算把年过了。

 

到了初一,我赶紧去了和导师约定的地方。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是一个酒吧。当时正值下午,阳光正好,酒吧里除了她和服务员外空无一人。我赶紧开门进去,打招呼道:“老师过年好。”

 

导师今天穿了我从没见过的白色丝质高领衬衫,头发烫了卷,散在漂亮的鹅蛋脸两侧。她对我一笑,我一下看呆了。

 

“小z来了,坐吧。这家bar我很喜欢,所以今天就和你约到这里了,你没意见吧?”导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问道。

 

“没有,我也觉得这家挺好的。”我赶紧说。

 

她点了点头,拿出电脑,和我一起探讨论文中的问题。我虽然好奇为什么要现在就聊这个,但也没有问,收敛心思,把自己的几个问题拿出来问她。导师的学术水平很强,几下就告诉我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或者该去找谁的文献来看。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我们也终于讨论完了。导师收起电脑,对我说:“出去坐坐?”

 

我早就眼花,忙说好的。

 

我们出了门,坐在了门外的木椅上。导师点了两杯威士忌,把一杯推到我面前,举起杯:“祝你顺利毕业。”

 

“哦哦,谢谢老师!”我赶紧拿起杯,和她碰一下。威士忌的味道太冲,我不喜欢,可是导师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说说吧,你当时为什么要强吻我?”突然地,导师问道。

 

我手一抖,杯没拿稳,撒了酒出来。

 

“哈哈哈哈看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是老虎,你怕啥。”她被我逗笑了。

 

没什么可遮掩的,大不了就毕不了业,豁出去了。我咬咬牙,狠下心来说道:“因为我喜欢老师您。”

 

说来奇怪,这句话当着她的面说出口以后,我的心里好像卸下了一块大石头,轻松了好多。

 

我不等导师回答,又接着说道:“我从看到您的第一眼起就喜欢您了。我不喜欢那些小女生,她们都太幼稚。您漂亮,知性,对我又很好,所以我特别喜欢您!”

 

导师听到我的表白,倒是没什么惊讶之色,反而流露出一点不满。她点了一只薄荷烟,问道:“就这样?”

 

看到我看她的烟,又补充道:“啊,读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喝酒的时候就喜欢抽一只。你要吗?”

 

我摇摇头,仔细思考了一会,说道:“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导师和我,我们是一类人。”

 

“哦?”她抬起了下巴,用眼神示意我继续说。

 

“我太不太能描述出那个感觉...就是,我们谈论那些人文类的东西的时候总是有相同的看法,即使看法不同也能互相学习,所以我特别爱和您讨论这些。不是学术,就是这些名著啊文学类的东西。”我说道。

 

导师听完没说话,我也没说话,气氛就沉默了几分钟。大家默默喝酒,我借着酒意看她。她真美啊,我心里想。

 

看到我在看她,导师笑笑,问我说:“小z,其实我很好奇你这个人在生活中是什么样的。你平常都是这么害羞吗?强吻我的时候可没看出来啊。”

 

我暗自腹诽,我一个小男生能玩过你?却不敢说出来。

 

导师明显喝的有点多,谈兴正浓,她见我不回答,也不以为忤,又换了个话题,问道:“你和那个学妹到底怎么回事?我看人家小姑娘挺好的呀,多年轻。”

 

我决定老实回答:“她可能是有点喜欢我,可是我一直把她当妹妹来着。那天....”

 

“那天是为了气我?”导师很直接。

 

“...嗯。”小小心思被喜欢的人这么直白的点出来,我尴尬到爆。

 

“我看出来了,但是为什么啊?”她好奇问道。

 

我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老师,那天我看到有个公司的大老板给您打电话,约您情人节去吃饭...”

 

“哦,他是个追我的,不过我最后没去。你就是因为这个?”导师轻描淡写。

 

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好意思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小z你真可爱!”导师似乎很高兴看我害羞的样子。她放下酒杯,又点了一支烟。

 

“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导师抬起头,眸子亮晶晶的看着我。

“什么话?”我好奇。

“每个人的心都是一座锁了很多秘密的仓库。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在一生当中,你会碰到几个握有能打开你内心仓库钥匙的人。可惜很多人终其一生,他们的仓库也未曾被开放。”她深深吸一口烟,吐出烟雾,说道。

这个说法很有趣,我以前从没有听过,但是一听就觉得有点道理。

“那...老师您内心的仓库有被开启过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有啊,被我前男友。”她抿了一小口酒,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哦。”我的低落表现的很明显

导师吸了一口烟,没有看我,说道:“其实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太敏感了以致于一直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后来我找到了和环境合作的方法,就是be lonely.”

 

我听不懂,没有说话。

 

不过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导师把烟掐了,站起来跟我说:“我喝的有点多了,送我回家吧。”

 

即使是世界上最笨的人,这时候也知道应该回答什么。

 

我扶着导师进入了出租车,一上车她就微微靠着我的肩膀。我闻着她发丝淡淡的香味,心里痒痒又忐忑,不知道今天会怎么样。

 

在车上,她突然用手指在我脸上画圈圈,一边画一边说:“其实你也算半个拿钥匙的吧。”

 

我鼓起勇气,抓着她的手指放在嘴边亲吻。她咯咯笑起来,把手指缩回去。

 

一路无话,回到小区门口,我把跌跌撞撞的导师扶回了家。“您先坐着,我去打点水。”我看她已经很醉了,赶紧去找能醒酒的东西。

 

她一把把我拉回去,我们的距离只有几厘米,甚至比上次接吻的时候更近。

 

“不要叫我老师,叫我Irene”。她说。

 

“I...Irene”。我口干舌燥,艰难的说出来。

 

然后我的嘴一下就不干燥了:她一下吻了上来,用力的吮咬我的嘴唇。我也疯狂的回应她,舌头粗暴的她的牙关撞开,和她的香舌交织在一起。没有挑逗,没有试探,似乎早就知道结局一样,我和导师都拼了命似的索取对方的一切。

 

“去...去沙发上。”趁换气的时候,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我一把把她抱起来,扔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然后一边接吻,一边伸手去解她白衬衫的扣子。她不耐烦,直接脱掉,又和我吻在了一起。

 

“嗯...吻我的左耳朵,我那里敏感...”导师发出呢喃声。

 

 

 

“小z,我...我是你的老师,你不怕吗?”导师在我身下,衣衫褴褛,毫无威胁的说道。

 

“我不怕,因为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我的手已经摸索到了下边。

 

“可是我比你大那么多...”她嘤咛到。

 

“我还是处男呢,我们打平了。”我丝毫不以为意,随口回答道。

 

“那...那你...啊!”她话没说完,又被我堵住了嘴唇,开始吃舌头的游戏了。

 

…...

 

天色彻底的黑了下来,又亮起来。我和导师也不知道升华了多少次,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她披头散发,像一只小猫一样缩在我的怀里。我把头埋在她的发丝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什么都不去想。


 

---------------------------------------------------------------------------分割线--------------------------------------------------------------------------------

 

各位Acer过年好。这几天没有继续更新,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值得拿出来说的。

 

如果非要说,就是up过了一个此前没有,以后大概也不会有的新年。

 

另外对评论区的疑问回答一下:1,导师的父母都不在国内,所以她一个人住,不过这房子也是她租的。

                                                  2,没有措施。

 

---------------------------------------------------------------------------分割线--------------------------------------------------------------------------------

 

这几天除了回出租屋拿衣服外,我一直在导师的家里。

 

她不太会做饭,过年又没什么外卖,于是我每天都照顾她,给她做饭。我们就像一对恋人一样住在一起。

 

我习惯了叫她的名字,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毕业,找到工作,在魔都安定下来,然后谁知道呢,也许领证了也说不定。

 

过了几天,可爱一大早发信息找我出去。我虽然不想去,但是本着把事情谈清楚的想法,就过去了。

 

可爱一看到我,眼圈就红了。她跟我说只要我一天的时间陪她,以后她都不会来找我。

 

我心里难受,说今天去哪玩都行,是我对不起你。

 

我们去了迪士尼,她很喜欢坐过山车。我虽然害怕,但也陪着她玩了一天。

 

到晚上的时候,我和可爱出去吃晚饭。她问我关于导师的事情,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正好我也想找人谈谈,就详细的把从我们开始认识的经历,包括我怎么喜欢上导师的,都和可爱说了。当然我没有说我和导师在家里做的事情。

 

可爱听完,沉默了好半天。然后她抬起头,看着我说:

 

“学长,我想有件事你一定要知道。”

 

我说好,你讲吧。

 

“从前有个傻小子,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女人。他喜欢成熟女性的知性,魅力,而恰巧这个女人也很喜欢她。”

 

我点了点头,知道这是在讲我。

 

可爱继续说道:“于是经过一些彼此的试探和纠缠,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傻小子得偿所愿,即使这样伤害了别的人也不要紧。”

 

我心里愧疚,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可爱摆了摆手,接着讲了下去。

 

“唯一一点不好的是,他们是师生。而师生恋在人们的道德观中是不会被接受的,更何况年纪大的女人通常会更加敏感,她们会常常怀疑,傻小子是不是只是一时冲动,他到底值不值得自己托付一生?”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可爱的声音变快了起来:“在这个故事里,这个女人最终做了决定,她要离开傻小子了。原因可能是她不想让傻小子背上社会的压力,或者是她对两个人的未来没有信心,更有可能是她仅仅厌倦了这样的日子。总之,她决定要走了。”

 

我脑子瞬间就蒙了,好像喝了10瓶白酒之后被人用砖头狠狠拍了一下的感觉,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可爱,你是在说我和导师么?”

 

可爱点点头:“嗯,学长,本来是你老师给我打电话,让我今天把你约出来的。她跟我谈过,让我不要告诉你,可是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真相,不然你会很难过。”

 

“她...她说自己要去哪了吗?”

 

“好像是去美国当什么访问学者,今天的飞机。是今晚从浦东起飞,你快去吧。”

 

我抓起大衣,跑出酒店外,疯了一样的站在马路中间拦车,对过往的危险视而不见。终于有一个出租车被我拦下了,我钻进去跟司机说去浦东机场,要快,快!司机师傅看我疯癫狂乱的模样,也不敢多说什么,一脚油门加速出发了。

 

因为不知道到底是哪班飞机,我在路上一直祈祷飞机不要飞,不要飞,让我见她最后一面,我要自己问清楚,求求你不要走,求求你....

 

终于,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出租车到了机场。我把钱包里所有的钞票都抓出来塞给司机,然后直接往候机厅飞里奔而去。

 

浦东的航站楼很大,我也不知道导师的飞机到底是哪个航空公司的。我找遍了整个候机室都没有看到她。

 

正当我着急的时候,脑子突然灵光一闪,不管坐哪趟飞机,人们肯定会去托运行李,然后安检。

 

我直接往安检口走去,被门口的办事员拦下了

 

“先生,请出示您的登机牌以及护照。”

 

“我不出国,我就找个人。”

 

“对不起,那您不能进去。”

 

“求你了,那个人对我非常重要,我必须得找到她。”我恳求道。

 

办事员是个小姑娘,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焦虑,想了想说道:“您真的不能进去,但是我们可以给您广播找人。”

 

我赶紧说好,把导师的名字给了小姑娘。过了一会,广播就响了起来。

 

“现在是广播找人,请w女士到机场服务台,请w女士到机场服务台。”

 

我就站在那里等。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一直都没有人出来。

 

广播响了好几遍,小姑娘一脸歉意的看了看我,我说了谢谢,心里一片空白,转过身去,准备离开机场。

 

也许,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了吧。

 

我太贪心,想要觊觎根本不属于我的事物。我和导师根本就是没有结局的,我心里早就知道这点,却一直不敢面对。我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没有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到现在,也是咎由自取了吧。

 

可是我不甘心呐。

 

为什么你不能亲自对我说出口?为什么你要找人把我支开,然后自己一个人偷偷离开?为什么你给了我一切,又要残忍的把它们都毁掉?

 

难道我就不值得一个体面的道别吗?

 

出了门,魔都正是夜雨。冰冷的雨点打在我的脸上,顺着眼泪一起留下来,可是我却浑然不觉。脑子里回忆着我和导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心如刀割,就想在雨中这么走下去,一了百了算了。雨哗哗的下着,旁边的喧嚣似乎都理我远去,整个天地间除了雨声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突然我周围的声音变了,变成雨滴打在伞上的“噼里啪啦”声。我把脸上的雨水抹开,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小z,你的开题报告还需要再改。“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