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不应该喜欢一个有控制欲的女孩子 (更5五)
文章 > 工作·情感 > 情感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8年03月13日 19:20:57

UP主家住农村,从小就因为家里没钱,没见过什么好东西,没吃过什么好吃的,记得有次因为倔强的要1块钱买袋小浣熊干脆面都被妈妈满村追着打,也许你们看了会笑,可是这真真切切的都发生在了我身上,加上常

年吃蛋炒饭导致我营养不良,爸妈都1米7几,我就1米7不到,皮肤黝黑,长期自卑以至于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还是处男,大长这么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平时夏天看着女孩子们穿着裙子背心在街上走着,看着

大腿和胳膊都会出窍,还会想为什么女孩子的皮肤为什么都看上去那么柔软,线条这么好看,可是不会有一个女孩子会正眼瞧我一下,就算有的话我也能看出来就像看动物园的动物一样吧。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被暗恋

的女孩子骂:“小黑比,离我远点啊”,自此以后连暗恋的权力我都被剥夺了
 后来去了大城市打工,在公司谁也不敢得罪谁也不敢惹,就算被欺负了还要跟别人商量着你轻点欺负我的那种状态,一直想着辞职不干了去干苦力,可是想想我这体格。加上家人都劝我你要是辞职了干别的还不都得

重新来,也就慢慢的打消了这念头,
就在每天浑浑噩噩埋头干活的时候,她入职了我们公司,原本也没太在意,心想只不过又多了一个欺负自己的人,虽然平时看她平时游走在同事直接游刃有余,但也能不经意间看到她脸上闪过的落寞,事情发生的很

突然,因为我租住的地方离她的地方很近,加上她刚来公司需要搬些东西,就微信我去帮忙,我当时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连休息都是叫外卖,基本不出门的,去了之后知道她和另个女生合租的房子,帮她搬了煮饭

的东西,在搬一个纸箱的时候因为箱子开口大不小心看到了里面一些奇怪的东西,虽然我又穷又矮又黑,但是我也知道这些分明就是一箱皮具啊!!心有余悸的把东西搬到她房间,累的坐客厅她倒了杯果汁给我,说道今

天要不是有你帮忙真的不知道晚上还能不能吃到饭呢,强烈要求和我去买菜请我吃饭,全是炒蛋陪蔬菜。平时公司说说笑笑的人吃饭时却很冷,谈话间仿佛用命令的口吻“你把这吃了”,我心想都是一个味道吃哪个

有区别嘛,却还是笑声附和“这菜不错,好吃”,吃完帮忙收拾了餐具准备回家了,没想到这只是我的恶梦开始。。。(未完)


-----------------------------------------------------------------------------------------------

在我回家的路上一直琢磨不透,拥有长发飘逸,在走动时浑身还散发着不知名香味,甚至于带有一丝邪恶眼神的人,怎么会因为帮忙搬下家就买菜烧饭给我吃呢?难道真的因为我平时被欺负的忘记人性还有善良的?但是


那盒纸箱又让我感觉这种人不能惹,能躲就躲吧!

白天公司正常上班,她是除了我第2个早到公司的,大清早偌大一个办公室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不是开窗能听到远处工地机器施工的声音,估计都能听到她口水滑过喉咙的声音。她自己泡了杯红茶端着杯子站窗户边


看着远方,期间2次从我身边走过,没有看我一眼。站在窗户边的她被晨曦照在脸上偶尔闭眼呼吸着刚入冬的稀冷空气,瓜子脸,不是很尖,头发被照的微红,或许我觉得就光看她的头发就像电视上拍洗发水广告的。我


也只敢假装站着收拾资料一会一会儿的瞥一眼

因为住的离公司近,我又被留了下来加班,她因为刚来事情多加上也离的近也准备加1小时,人都走后,又只剩两人了,当我埋头苦干刹那间听到“你有女朋友嘛",我一直还以为她旁边还有人,直到她喊了我的名字,


我楞了很久,我一副略显尴尬躁动的眼神抬头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没...没有”“哦”。她继续低头又工作,仿佛刚才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关了灯,锁了门,她按了电梯等着我,两人一起进了电梯我在前面她在后面,下降时很安静,耳边却痒痒的,像是被风吹了一样还带着温度,直到我不经意间看到电梯里的一小条不锈钢边框反射我背后的她,紧张的


我瞪大了眼,不敢动,不敢回头,她的这种样子除了在网站下载的电影上见过,现实中第一次离的这么近,就在身边,背后,缠绕在后脑勺。 “叮咚”电梯到了一楼,我僵直的走了出来,回头看了下她,仿佛刚才在


我脑耳后张着小嘴用舌头甚至能舔到自己鼻子,眼神涣散迷离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我匆忙的对着还没出电梯的她,说了句我先走了。走向大门的时候明显能从后背感觉到她在电梯边看着我离开。

彻夜难眠,想不通她到底拥有怎样的内心,精神分裂?双重人格?我只不过是个谁都不敢惹的一个连扫地阿姨都可以吩咐我做事的人啊,为什么都要这样欺负我,连一个刚入职没几天的人也这样戏弄我!带着不甘与


惊恐渐渐地进入了已经快要不多的梦乡。

--------------------------------------------------------------------------------------------------------------------------------------------------------------------------------------------------------------------------------------------------


休息天的时候在家拿着公司带回的电脑,美滋滋的抠着脚时不时闻一闻的刷着A站看着电影,床上的手机显示接受了条微信“:(  我生病了,能帮我买盒退烧药送来嘛?”,名字显示的是她。我当时心想不至于吧,


把我当成什么了,这不是欺负骑着头上欺负人嘛,跑大老远的给你送药?很熟嘛?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也带着钥匙穿好鞋锁了门,过了两个红灯,找了两家店买了两种退烧药。

开门看见她脸色很憔悴,没什么血色,眼袋也比较重,穿了毛衣毛裤,给我开完门就回屋躺床盖上了被子,让我帮她烧点开水,端着水杯进了她屋,屋子里很香,似乎能让人一进来就迷失在里面,扫了一眼一下就看


到了那在角落的纸箱,假装战战兢兢的全神贯注的端着水杯来到她床头柜放下,看着床上的她,闭着眼眉头一皱一皱的,就像恶梦还没醒,第一次离她这么近,看着她的脸被头发散乱的遮盖,惊叹到造物主为什么这


么不公平,美者恒美,丑者恒丑。拍了下被子,掏出药片按着说明书摁了几粒给她,她缓慢的双手撑着床坐起靠着床头,感觉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完成的一样,还发出几声吃力的“嗯 嗯”,拿着药端着水递给她时


被她毛衣静电电了下手指,差点水杯倒在床上。吓的她脖子往被子一缩。她说因为没有朋友家人在这边,知道我离的近才麻烦我的,我嘴上说着都是同事没关系,不碍事的,心想要不是怕你哪天上班给我穿小鞋,鬼


才给你买药呢。

我因为昨晚在电梯的事情一直有心结,就试探性的问她,你是不是平时有时候脸上表情不协调的状况,她眼珠一转打岔拿着手机细语轻声问我想吃什么中午饭,拿了外卖搬了张小桌子在她床边把菜放上我自己拿了个


小凳子坐,她披着被子坐桌边吃着说嘴里没味道,可筷子夹的比谁都深。“XX,你怎么不谈女朋友啊”我心想你这不是屁话嘛,却只是坐在小凳子上抬头冲她傻笑了下,她噗呲一下手捂住嘴笑,说实话那顿饭我吃的


很难受,咽不下去。

收拾了桌子准备打招呼离开,她却挽留让我在陪她一会,今天的她却是如此爱说,爱笑,柔弱,需要人照顾,一度让我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以为她有人格分裂。

“我明天请你看电影吧,怎么样?”我心想什么套路?难道她视网膜和别人不一样?和别人看到的相反的?我躲闪的说道你请我吃了饭了,不要客气了,她却订了两张连坐不能退的票《生化危机:终章》,我没有在拒绝了,

看电影的那天也许是小病初愈,衣领拉的很高,走路也比较慢,看电影时看到个血腥尽头她下意识的搭了下我手,指尖很酥软,丰润,冷,虽然碰触只有零点几秒,就像被冰滴了下手背.(未完..)


------------------------------------------------------------------------------------------------------------------------


 

UP主最近一直在回想与她相遇到现在的点点滴滴,
后来隔天上班的时候,衣着打扮都是那么干练,早已没有感冒憔悴不堪的模样,中午下楼买饭的时候,我故意排在了她后面,从背后看着她时不时侧着脸,嘴角上扬,继而又和前面的女同事相谈欢笑,我仿佛只存在

于她的余光里,又或者说连余光都没有进入。

下午上班的时候就收到部门邮件“任命未xxx为X部门副主管”的信息,看着电脑我当时都呆了,一个初来乍到的毕业没多久的人,就直接成了小BOSS了?我反复确认了邮件信息都没错。后来听着她们聊天的时候才知

道,她舅妈是这公司监事兼董事...后来又从她嘴里知道她从小基本就是她舅妈带大的...当时就感叹到了力量的滋味...

后来她假借赶项目进度的名义几乎天天让我留下来和她一起加班,每次就在我要奔溃做最后的反抗时,她总是能用一副冷漠甚至轻蔑的语气四下无人的时候威胁我,如我要是在质疑以后会越来越晚下班,更有甚至仿

佛还要我感谢她。  我想了很多但是没有记起一件得罪她的事情。  
那一天,我没有去公司,我向主管请了一天假,她微信我要我住址,我本想不给,可是她发了好几个“恶魔,发怒”的表情,最后不争气的发了定位。
下午1的时候,敲门声音惊醒了我,她出现在了我的门口,没等我说请进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我屋子的床边,还把我床单下的内裤扯了出来,说坐着膈屁股,质问我为什么不向她请假是不是副的主管就没有地位之类

的难堪自己尴尬别人的话。
我看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低声下气的说“X副主管,我天天加班实在受不了了,就想请一天假好好休息下,我要向你请假的话,您肯定不同意!”她只是用那笑时像月牙怒时如炬的眼睛看着我,冷冷的说了句,这样就

吃不消了嘛?我下意识的身子一颤,仿佛令我快要窒息的事情,在她眼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你不是要休息嘛,你休息啊,站着干嘛?怎么不睡觉?”我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她突然起身就按住我肩膀把我往床上

一推,我整个人整个脸都趴在了被子上,心里无比彷徨与惊恐。她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去了客厅去了阳台去了厕所去了另一个卧室。
然后来了我面前对我说,你那间空屋子不错,我下个礼拜搬进来住,都是同事,房租咱俩一人一半,她的脸距离我鼻子只有10公分,我永远忘不了她说我要是不同意就天天让我加班到凌晨12点时脸上快要扭曲的表情与眼神---(未完)



--------------------------------------------------------------------------------------------------------------------------------------------------

没几天,星期六一大早敲门声就把我吵醒,她兴冲冲的拎了个箱子进来,吃力的搬进屋子放下,就赶紧让我进屋穿外衣和她再去她家把剩下的东西搬过来,我只是用没睡醒的脑袋点了两下,就进屋钻到了被我不到3秒就睡着了,她在隔壁把她刚搬的箱子离东西拿了出来后,见我还没出来,就推开了我的门,见我还在睡,就纵身一跃的跳到了我床上,隔着被子骑着我身上,左右一套QQ拳,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喊着口号仿佛就像在给自己加Buff一样,把在被窝里的我揍的差点哭出了声,只是听到了最后一句“帮我搬完,晚上做菜你吃”,被捂在被窝的我,含着着泪说了声“好”,她起身的时候还给了一拳,甚至还发出了意味着胜利的一声“哼”。

穿衣刷牙洗脸锁门,一起去了她原来住的地方,路上我都是跟在她屁股后面,她时不时的回头瞪我让我加快速度,我当时心想你干脆把我绑在你裤腰里好了。

进了门,进了她屋,她早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我略带着沉重的眼神扫了一眼,没看到哪个奇怪的纸箱,心想肯定她提前搬过去了,女孩子的衣服内衣什么的真的很多,还不让我碰,都是她自己装好后让我拎着包。

回了住处,东西放下,我就回自己屋了,她收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说去买菜,双眼带着水的看着我,我也一脸蒙蔽的看着她,最后我把菜买回来了给了她,她烧菜真的很快,几个菜没多久就都好了,吃到一半她还从自己房间里拿了瓶我没见过的酒,像牛奶咖啡兑的白酒一样,她告诉我这是甜酒,喝到味浓时,还拍着胸脯对我说,“以后上班的时候谁在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罩着你,听到吗?”,最后一句“听到吗”几层楼估计都听到了,我心想我听没听到你自己心里没有一点B数嘛

酒饭过后,我看她已经是眼神迷离了,只能搀着她回她屋,客厅到卧室算算也就一尿远的距离,她有蹦又跳,我仿佛走完了一生,把她放床上,帮忙脱了外套,袜子,盖了被子就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她起身伸头就吐了我一脚...

拿水给她漱口,毛巾擦嘴的时候,我丑陋的内心看着她的朱唇陷入了黑暗,甚至来回捏来捏去,拉起弹开的,捏鼻子的话没一会就死去活来的样子,感觉很好玩,最后我意识到万一她装醉呢,赶紧松开了手。最后半夜睡觉还喊来喊去,渴,热,冷,之类的,没办法最后只能卷了铺盖在她床下边打了个地铺,陆陆续续到早晨4点多的时候我才算正真的进入梦乡,然而梦乡里是好梦,梦乡外却是....(未完)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