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恶龙之心-第一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9
...
丶perc食 0 香蕉

分享文章到

丶perc
UP主
2018年03月14日 13:24:05

 

第一卷。命运的罗盘 第一章。诡局

珀西瓦尔紧紧盯着眼前这个穿着有些滑稽的中年人,一股透彻心肺的寒意如淋头冷雨,从头到脚的惧意侵袭而来。

如果不是长期的剑术练习让他闪开了诡异的斜刺,那把剑身歪斜长满缺口现在一定洞穿自己的身体——就跟倒在书房门口的卫兵一样。

虽然珀西瓦尔无法理解为什么持有父亲引荐信的中年人会突然暴起但是作为行胜于言的斯托克家族,珀西瓦尔在避开袭击的同时顺势扑向了作为装饰陈列的骑士甲。

    他攥紧了刚刚从骑士甲腰间抽出的长剑,左手食指上的白银戒指散发出微弱的乳白色光芒,急促紧张地呼吸声渐渐趋于平缓。

    中年人眼神不由得一愣,随即嗤笑道:“冷静指环?这就是勇武的斯托克家族?”

    轻蔑的笑声仿若无形的箭矢射向珀西瓦尔的内心。

    从第一位握住骑士枪的斯托克起,这个姓氏就以狮子般的勇气闻名于世。尽管作为家族的长子从小体弱多病被嘲笑为斯托克的“女”继承人,但世世代代流淌的热血并没有随天赋一起消亡在传承中

    珀西瓦尔眼中闪过一股决断,长剑带着一丝尖锐的破空声猛地向中年人斩去,可中年人仍是一副毫不在意地神情,闲庭信步般侧身横剑格挡。长剑与长剑猛烈的对撞激起一声清脆的响声,撞击后带来的巨大回力让珀西瓦尔的手臂生生吃痛。

    还没等珀西瓦尔稳住微微颤抖的手腕,那把剑身歪斜的长剑又冲着珀西瓦尔鼻梁刺过来。他向后撤步长剑左右招架,才勉强将直射面部的剑尖推出致命范围。

    几个呼吸间,珀西瓦尔手臂、肋部甚至脸颊都出现了深浅不一的伤口,灰白色的衬衣渐渐泛起红晕。

幸好这个人还不够强,只要在招架一会儿,小瓦雷斯骑士马上就会巡逻到书房外的走廊!珀西瓦尔有些庆幸地暗想到。

不过这点侥幸,立马被眼前的中年人暴涨的气势戳破:“放弃吧。”

话音未落中年人手中的剑忽然由内而外附着起一层高速激荡的气流。这个穿着大号盔甲,留着两撇对不齐的八字胡的中年人一瞬间好像是揭开凡人面具的战神。

作为军人世家和鸢尾花谷的“学典”,珀西瓦尔知道眼前这个中年人至少是白银巅峰的实力。父亲曾说过凡人实力提升犹如攀爬传说中居住着众神的真理之塔,越近顶层的人实力也就越接近神。那绘画册子里只有二十层的真理之塔许多人终其一生也只能在一、二层徘徊,甚至有的人无论多努力也不可能找到真理之塔的门。

珀西瓦尔清楚的记得父亲说完这段话长长地沉默后的叹息,他就是那个永远都不可能摸到真理之塔门把的人之一。而眼前站在真理之塔七层可以瞬间打败数十人的中年人即使是半年前刚刚踏入白银初阶的小瓦雷斯无法企及的

巨大实力差距下的绝望反而激发了珀西瓦尔身体中斯托克家族好战的血脉,珀西瓦尔举起左手,白银戒指原本微弱的光芒爆发出刺眼的红光,你有听过投降的斯托克吗!

极盛的红光下珀西瓦尔的神情狰狞,原本苍白的脸上浮现起一股病态的红晕。中年人眼中流虽然露出诧异,不过手上的剑并没有停止攻击,暴风骤雨般刺向前方,纵横的剑气脱剑而出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扑向珀西瓦尔。

珀西瓦尔并没有如中年人想象中的一击即倒,不可思议般的侧步闪避出了剑气的捕捉。珀西瓦尔一改防守的姿态,大跨步向前抢先将剑尖递向中年人的面门,被红光覆盖的长剑犹如毒蛇吐信。

凌厉的突刺一次比一次猛烈,虽然始终无法打破中年人的防守,但是却在不可察觉间慢慢使得中年人退向门口。

随着剧烈的攻击,珀西瓦尔脸色从起初病态的潮红逐渐退去,可瞳孔犹如被血液填充般猩红。察觉到珀西瓦尔面部细微变化的中年人震惊得瞪大了眼睛,惊呼道:“狂战士之戒!”

正如其名,这个戒指可以使佩戴者短时间获得如狂战士般的力量, 而实力暴涨的代价是生命力!像珀西瓦尔这种连黑铁初阶都没达到的平凡人结束当下的白银初阶状态后恐怕最多也就剩一、两年的生命了。

中年人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这样消耗生命,谋害兰德尔又有什么意义呢?”

听到中年人的话语,珀西瓦尔狂暴的长剑顿时一滞,父亲的名字令他处于暴走边缘的精神世界获得了一丝清明:“谋害……”

还未等珀西瓦尔说完,书房外的走廊传来一声爆喝:“破!”

带有薄铜皮的能隔绝大部分声响的橡木门仿佛纸片般被撕碎,一个高瘦的光头青年人破门而入。“小瓦雷斯骑士!”珀西瓦尔看清了来人后,不由得喜出望外喊道,手上已是猩红的指环也开始转暗。

小瓦雷斯瞥了中年人一眼,猛得冲向中年人,腰间的长剑随着跑动华丽流畅的抽出横摆在前。在接近中年人忽然错身而过,竟然斩向了刚刚结束狂战士状态用剑撑住身体艰难喘息的金发年轻人——珀西瓦尔!

珀西瓦尔惊愕的看着映入眼帘的剑锋,无论如何他也无法相信这个世代侍奉斯托克家族的骑士的攻击目标会是自己。

长剑撕裂肌肉的熟悉触感并没有从剑锋传来,力量十足的劈砍仅仅只是砍在了中年人的剑身与剑柄连接处的护手上。小瓦雷斯声音中带着一丝恼怒:“堂吉诃德?这就是守信的利基亚佣兵?”

中年人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地抹了抹鼻涕说道:“谁说我是利基亚佣兵了?”

房间内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中,小瓦雷斯打量堂吉诃德眼色渐渐变得阴冷。站在珀西瓦尔身前的堂吉诃德仿佛没有察觉一般自顾自的调整衣领。珀西瓦尔则乘着这段宝贵的时间思考眼前的局面。

ps:先更新p1,下班回来再说

 

收藏
投蕉
丶perc食 0 香蕉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尴尬!香蕉余额不足

下载APP可得更多香蕉

连续签到,最高奖励666蕉

时不我待,扫码下载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