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猎魔枪铭 第309章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Pananoia
UP主
2018年07月11日 23:31:59

莫烨又一次光顾学院的医护楼,不过这次不是以伤员身份来此,而是作为叶铭影的助手和半个当事人来此。少年轻轻敲打病房木门,精神头欠缺的少女低沉回应道,“进来吧。”

莫烨开门进入,坐在床旁的花萝没了往日的骄傲神采,此刻面色忧郁地守护着床上晕厥的患者。廖歇双眼紧闭,呼吸倒还算是平稳,自从时停钟楼的事件中被已故的挚友雷洛暗算后他就一直保持昏迷状态。

谢蕴校长和叶铭影做过联合会诊,然而少年的表回路和里回路各项指标正常,目前尚查不到病原所在。请求炼药师协会组织联合会诊的请求已经发出,想要得到回复还需要些时间,而在那次事件之后,花萝就长时间驻留在病房中,陪护半是佣从,半是义兄的廖歇身旁。

“讨厌鬼,我马上要离开了。”

少女第一句话便让莫烨愣住,莫烨问道,“也是因为洛特不安全而返回王都吗?”

“不,遇到一点风险就选择逃跑,那是没责任没担当的人才干的事,和她那愚蠢父亲一模一样。”花萝不屑嗤了一声,旋即长叹一声道,“我们作为事件当事人知道雷洛是为了他的间谍使命而选择自尽,然而影谕方并不承认,已经驻扎在王都的使团派遣来洛特进行调查,再过一些日子就到。我除了陪同他们进行调查外,还需要以《雷洛质子的朋友》这一身份和他们前往影谕帝都进行解释。”

“然而影谕让雷洛送死的目的便是发动战争,任何外交解释都是无用功。”莫烨说道,“你就这样前往影谕和危险,我认为你还是和沫梨一起返回王都比较好。”

“外交一旦发生争论,那么解释的目的从来不是说服对方,而是争取中立者站在自己一边,影谕可以说得天花乱坠,我也可以将影谕的狼子野心说给影谕民间和中立诸国听。另外让我和最讨厌的人同行,你在想什么呢?”

花萝多看了莫烨两眼,轻笑道,“我没记错的话,少公主将乘坐傍晚的火车出发,想来接下来的人生便和艾丽娅陛下一般成为居住王宫的笼中鸟,静静等待她那愚蠢的父亲为她挑选一位用于政治联姻的夫婿,然后在愚王死后暂时接过墨霜法统,以女王身份诞下继承人,她的政治生命和婚姻生活想来便将一起结束,说不定还要带上肉身生命。”

“!”莫烨可没花萝想得这么远,问道,“这话怎么说?”

花萝面露崇拜道,“墨霜雄狮艾丽娅女王即位初,便通过荒夜之战的人类存续的大义统合人心,随后以战争为由向各地征调巨量人力与财物,旧贵族们自然不肯,于是在墨霜二次参与荒野之战前,墨霜王国境内率先爆发了一场王室对旧贵族的内战。而将军大人,墨霜三杰,以及年轻富有能力的绝世才俊们,全部站在女王一边,战争结果早已注定。

——旧贵族势力被连根拔起,被女王净化的人约莫三百万,王国混乱的大势再度得到统合,墨霜雄狮建立起了权力高度集中的新兴政府,并作为独立于影谕和圣鹰之外的第三势力联合诸多小国在两大帝国之间游刃有余,恪守中立。”

花萝摇摇头,说道,“而她的这一切全被夏拉斯二世毁灭殆尽,旧贵族势力复辟,墨霜成了此刻你所见的模样,而现在王都中央的贵族议会多数是屠杀之下幸存的旧贵族,他们仍然畏惧早已退出政坛的女王,并将这份恐惧投射到了所有女性身上,他们绝不会容许王国再出现一位强权女性。

在长公主离家出走生死未卜的情况下,沫梨是墨霜唯一的法统继承人,虽然性格表现历来怯懦,但是要知道艾丽娅女王的公主时期可同样也是亲和柔婉的姿态,女人觉醒后的果断和智慧根本不是常人能猜测出来的。

强权的女人都是极度危险的——这是目前贵族议会集体心理阴影所引发的错觉。

而对于贵族议会来说,只要找一个能够完全掌握的人与沫梨结婚生子,将尚在襁褓中的孩子立为接班人,那么孩子的父亲也就拥有了摄政的权力,贵族议会便也将王国的法统牢牢握在手上,彼时愚王与新任女王的生死对于法统来说早已无关紧要,一场意外事故导致父女双亡也是有可能的。

花萝冷哼道,“对于这些臭男人来说,回到王国的沫梨只会是用于权力过渡的生育机器,仅此而已。”

一滴冷汗顺着莫烨的额头流了下来,在莫烨原先想来,这次沫梨与自己告别只会是一场短暂别离,自己终有一天会去王都和少女再相见,彼时以何种身份与沫梨相处那也是以后考虑的事情,然而花萝的话却是将莫烨突然惊醒。

莫烨不知道沫梨与自己道别时是否便知道这些,但是按照花萝的分析去远瞻,其结果却是莫烨在情感与理性上都无法接受的。

一想到少女在未来可能遭遇到的事情,莫烨便感觉心脏疼的难受,而这种感觉从所未有。曾经沫梨遭遇危险莫烨前去营救,莫烨只是在保护流歌妹妹的责任感作祟下行动,然而此刻只要联想到沫梨将会遇到的任何不幸,都让莫烨有一种喷火的暴怒感。

莫烨深吸口气后平静呼吸,询问花萝道,“你方才说话的立场,我怎么觉得与你的身份相反?”

“我身上同时具备《贵族》和《有抱负的女性》两个属性,当二者冲突而需要站队时,我必然选择《女性》的一边。”花萝把玩着自己的金色长发,望着莫烨,说道,“那么你呢?讨厌鬼,你不是影谕人吗?为什么你的立场始终向着墨霜?”

莫烨也曾有这般疑问,在他虚幻的记忆中影谕的故事宛如一场幻梦,他的思维与行动却始终没有倾向于影谕过一次,而在叶铭影半遮半掩的解答后,莫烨早已明白原因。

“除了体表面貌外,我和影谕没有任何牵扯。”

莫烨正色道,“我是墨霜飞地人。”

花萝嘴角挑起,轻声道,“我就知道。”

莫烨深呼口气,心中的躁动感仍是不能停下,转身告辞道,“谢谢你花萝,我需要去趟火车站。”

花萝眨眨眼睛,略感怪异道,“你去做什么?”

“绑架一只笨鸟。”莫烨关门离开,留下最后暴怒的粗口,“去她爸的鸟笼!”

病房之中花萝失神地眨眨眼睛,旋即噗嗤出声,在她想来,莫烨的性格最有可能做出这种选择,而事实的确发生了。

“虽然你是我的敌人,但同作为女性还是不希望有不平等的事砸在你头上。”花萝摇摇头,揪着胸口叹息道,“只希望我未来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也能这般神兵天降救我脱困。”

病房突然又被敲响,花萝疑惑道,“请进。”

一对身着麻布衣服,梳洗得格外干净的中年夫妇走进房间。发现少女脸上露出不解和不耐,中年男人连忙询问道,“你好,小姐。我听叶老师说莫烨同学在这里,我们有些事想询问他一下。”

“莫烨?他刚刚离开,但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回来。”本想找人赶走这两个平民,不过听到少年的名字花萝停下冲动,问道,“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有个次子叫作王可,和莫烨他是朋友,王可这一段时间里情绪很奇怪,而在上个月铄金子爵身死的那天不见了踪影,我们一直找不到他。”

“王可?”这名字让花萝有些耳熟。

中年妇人面露焦急的神情,不过礼仪修为甚好,在丈夫发言的时候始终没有打断,不过次子失踪的忧虑还是让她忍不住接着丈夫的话说道,“目前我们的长子王梓受人资助前往王都就读,我们一是怀疑王可东行去找他哥哥了,二是怀疑王可他心思单纯又冲动,很容易被人蛊惑去干傻事,所以想找莫烨问一问王可他最近有没有接触什么可疑人物。”

中年男人点点头,“目前我们夫妻怀疑两个人,一个是和我长子同名的魔药学老师,不过我听说他感情生活不检点,但是始终呆在洛特,也应该不至于伤害王可。第二个则是来自王都的贵族,听说他在上个月遭遇意外死亡了……”

“雷洛?”虽然勉强将雷洛之死压在心底,但再听到自己义兄兼随从的死讯仍是让花萝胸口痛得难受,勉强控制住湿润的眼眶,花萝微笑道,“我不知道我的朋友和你们的次子有什么联系,但是我觉得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毕竟我朋友身份特殊,和王可他又能有什么牵扯呢?”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