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城市主播自述:如果你特别缺钱,千万别去做主播
文章 > 综合 > 自媒体专栏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8年11月08日 17:47:16

这是一个在虚拟世界发生的真实故事。

网络主播,从诞生之日起就亦正亦邪,正邪皆缘起于金钱。

正的是,很多职业主播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丰富人们的娱乐生活同时,常态化的通宵工作让他们完成逆袭,过上富足的生活。

邪的是,它与金钱捆绑得太过紧密,直播过程中一些主播通过妖艳或者淫秽的行为来吸引眼球的行为屡见不鲜,持续破坏风清气正的网络环境,沦为某些心怀不轨者大肆圈钱的工具。

娱刊策划专访网络主播的初衷,是想通过讲述一个真实网络主播的诞生和从业过程,还原网络主播的真实生活,提醒想要进入直播行业的从业的年轻人需要面临的利与弊。

故事的主人公是秃子和小安。其中,秃子是平台家族的管理,小安是平台上的主播。

娱刊认识小安在两个月前,是通过“秃子”认识的。

秃子是我的发小,从小到大成绩一直不好。读书时,他最崇拜张宇,“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那句模仿张宇深情歌唱的形象,一直是他在人群中出现时的标配,表情销魂,声音沙哑,全然不顾周围同学的嘲讽。因为成绩不好,初中毕业他就出去打工了。

进入社会这些年,秃子开过理发店,开过火锅城,跟人跑过房地产,但基本没怎么赚到钱。三年前,秃子开始接触直播行业,一直做到现在,算是他目前为止做的最久的一份工作了。

秃子进入直播行业纯属偶然,源于他在听歌时的一次无意点击,“当时有个音乐盒,然后就点进去了,还有真人唱歌的,人也挺漂亮的。”

很长一段时间,他总会去那个主播得房间去看直播,那时候,他有时会刷大量礼物,刷礼物的程度甚至到了自己平时很少下馆子的程度。

即使自己吃不上饭也要为喜欢的主播刷礼物,这听上去让人难以置信。问及原因,秃子的回答显得幼稚,“第一是喜欢,慢慢地就成了一种习惯了。”

我对于他这样的答案还是比较吃惊,毕竟秃子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

不过,事情都具有两面性。单看两年前看,秃子似乎“深受其害”。不过,也正是因为进入行业,让他的角色也发生了彻底的反转。那一次偶然点击,算是打开了秃子新事业的大门。

如今,主播成了他赚钱的渠道。

秃子现在是一名家族管理。在整个直播平台生态中,像秃子这样的家族管理很多。相比平台和主播,家族的成员在这个生态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既是联结者,也是推动平台壮大的推动者。

据秃子讲述,在众多直播平台上,每个平台的官方下边有个招聘,是招聘直播家族,在上边和平台签约,官方给你扶持,让你去捧红那些主播。当然,捧红的这些主播也算自己的主播。

在目前行业较为火热的头部直播平台中,平台本身主播并不多,大部分是由平台分散给类似秃子这样的家族成员,由她们负责线下招募和培养自己的主播,平台更多是扮演运营平台的角色。

秃子招募主播的主要渠道,就是在别的平台挖人,或者通过朋友介绍,在线下发广告,发朋友圈,然后在网上招募。

在这几年扶持的主播中,秃子扶持出很多出名的主播。不过,成名的主播大部分都离开了。离开的原因自然五花八门,有的是家里的原因,有的是因为结婚,有的不想播了,还有赚够钱的感觉钱赚够了,还有的是觉得赚的钱少去别的平台了。

秃子对这种现象已经习以为常, “这太正常了,整个行业都这样,还会有人来的”。

小安是秃子家族工作较早的主播,算是在平台比较久的主播。谈及小安,秃子很欣慰:“像这样的主播很少了,能坚持又有责任心,是我们一直重点扶持的对象。”

实际上,在此之前,小安已经在其他平台做了近两年的主播,由于家族抽成太多,或者有家族经常引导主播利用另类方式,比如故意更衣、走光等各种秀下限的方式打擦边球,吸引粉丝,最终小安选择最后退出进入其他平台。

在直播领域,像小安这样的主播其实就是“网红”,网红拥有了万级、十万、百万级以上粉丝后,也就在不同粉丝圈层中成了大家眼中的明星。在秃子看来,直播行业就是由平台、家族、主播形成的“微娱乐圈”。平台提供舞台,家族进行内容策划,主播则是明星,而粉丝则是观众。

秃子正是主播背后的造星推手之一。据秃子介绍,在家族的日常运营中,秃子和他的团队会定期组织一些活动渲染气氛,家族也会研发自己的活动,每个月进行固定的PK活动,粉丝充钱后,在PK活动中给喜欢的主播刷礼物,这些礼物最终加起来在后台以虚拟币形成统一的数据进行排名,评判胜负的标准就是粉丝刷礼物的多少。

此外,家族还会组织一些粉丝见面会,就是如果你直播的时间久了,主播和自家“大哥”们,一起约时间,出去集体旅游、吃饭什么的,算是沟通下感情。

进入行业两年多,秃子对自己现在很满意。“现在就是躺着赚钱”,秃子说话的口气有些傲慢,“我们平台的家族都是全国性的,每几个人负责某个地区,我最高一次分成拿了20多万。”

“我这个只是兼职,这个不用全职。我工作还是正常工作,线下只是需要维护一下就行,不用特意盯着,毕竟每个主播都是为自己赚钱,努力就多赚一点,偷懒就少赚一点,全凭主播自己。”他补充说。

刚进入行业时,秃子的境遇远没有现在风光。他所在家族刚起步的时候每月赔钱,用秃子的话说,“家族跟主播一样,我们也是熬出来的”。

彼时,秃子所在家族前期主播基本没有名气,要想要把主播扶持起来需要做大量推广,把主播扶持起来了,有固定的粉丝,家族和主播才会赚钱。

现在,秃子现在很看好直播行业的发展。在他看来,这种几乎就是零投入,做起来就是坐着收钱的买卖,前提是能招到主播。

除了深谙家族管理,培养的主播也是她信心来源的主因。他认为,主播只要肯努力,真心喜欢这个行业,真心对待粉丝,都会赚到钱。现在招募主播时,他已经不采取之前的广撒网策略,更看重主播的特长和责任感。

相对而言,直接接触粉丝的主播相对残酷了许多,他们始终要靠自己的“特长”谋生,因为对粉丝互动、预期收入等的不确定性,主播往往在前期承受巨大心理压力。

在秃子所在的平台,主播的收入一般主要由底薪+奖金构成。主播每天直播时长平均6小时,平台分配给家族任务,家族再分配给主播,在秃子所在的家族中,设置了很多奖金档次,主播达到相应档次,就会拿到粉丝礼物的比例提成,外加这个档次的奖金,如果没有达到最低档次,则只能拿到平台设置的礼物比例分成。如果今天没有任何一个人给主播刷礼物,那么这个主播一分钱没有。

从业两年来,秃子见证了家族主播们的悲欢沉浮,有人感叹无奈离开,有人通宵乐此不疲。处在金字塔顶端少部分主播月收入轻30-50万,而平台月收入几千元甚至千元不到的主播也大有人在。

实际上,每个平台新来的主播门槛基本相同。对于新来的主播,平台都会给相应扶持,像官方给的置顶道具,可以直接把主播推荐音乐盒子直播栏目的首页,听歌的用户可能直接点击,增加点击率,别人进来第一个就会看到。如果用户在听歌的过程中,这首歌会显示某主播正在直播间唱这首歌,点击可直接进入直播间,此外还有就是打开音乐盒时的屏幕弹窗广告,点击也可进入特定主播房间等方式。

造成主播这种收入差别的根源来源直主播的“特质”。作为天生具有取悦大众的属性,那种活泼开朗、有特殊才艺的主播自然更能受到粉丝关注。而如果主播颜值高,将为主播加分不少。

不过,直播圈也并非 “颜值即正义”。好看的颜值算是基础,但有趣的灵魂更有“市场”。

据秃子介绍,在其所在平台的榜单中,颜值不高但能持续排在榜单前列的主播大有人在,而且薪资在稳定的同时能持续增长。以他的经验看,主播能够受到关注和打赏,不只是因为“长得好看,只要多少有点颜值就可以,关键还是靠个人特长。

在以金钱为衡量标准的“规则”下,也滋生了不少或明或暗的潜规则。例如,新来的主播发动朋友为自己争排名,家族成员也会在初期为新主播刷礼物,主播私下约大哥见面等等,种种乱象,不一而足。

从粉丝到一个平台建设的参与者,秃子对于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在他看来,像这些主播和那些粉丝大哥们,私下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都很正常。

“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就像演艺界一样。越大牌越多,具体见面做什么,全凭主播自己,我们只能提醒,私下做什么了我们也不知道。”秃子说。

两年多的时间,从一个有感情为粉丝刷礼物的局外人,到利用主播为自己赚钱的主导者,秃子人性的价值观多少也被引导到了丑陋的一面。

秃子特别透露,现在各大平台上的主播大部分都是90后,95后,她们在思想上不够成熟,特别是很多之前因为缺钱进来的主播,有些都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虽然多次劝阻,但都无果。现在,秃子基本不过问这些事情了。

“没办法,现在的孩子比较任性,有些劝都劝不住”,秃子直言,很反感这个平台。整个谈话过程中,秃子脸上第一次露出愤怒的表情,“有钱就是爹,年轻人都单纯分不清套路,太TM假了”。但他也承认,已经离不开平台,“离开平台,我一无所有。”

对外界而言,直播生态就是由金钱编织的大网,平台参与者——平台、家族、主播,每个人都是这张网的参与者,因为金钱,让这张网网住了生态上的所有人。

对秃子而言,金钱的欲望还在催促他去编织更大的网,在他的网上,每个网络节点都是主播。

在谈话即将结束之际,秃子告诉娱刊,现在的网络主播都不是集体性的,都是分散的。家中直播属于线上,集体直播属于线下模式。线上模式主播赚钱,主要看主播质量,线下模式家族赚钱,主要看主播数量。

他说,接下来他准备做个线下平台,通过招募本地主播,为他们提供设备、电脑、显卡、声卡、麦克风、直播间等基础设备,每天主播按点来上班即可,希望进行线下正规的公司化规模运营。

在平台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小目标。跟秃子一样抱有大梦想的,还有类似小安这样的网络主播。在外人看来,虚无又真实,疑惑又让人感到惊奇。

在小安给娱刊展示的工资表上,从5万-10万的密密麻麻的数字,让人感到吃惊。在一个三线小城,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人坐在一电脑前聊天创造出来的价值。

而跟主播小安的对话,也让我们更加清楚地了解了这些工资背后,所裹挟着的欢喜和忧愁。在这场“表演”中,个中滋味,或许只有小安自己能体味。

以下是娱刊与主播小安的对话实录:

娱刊:主播一般更多是在晚上直播,白天很少有人播吧?

小安:一般我们直播更多是晚上,白天确实很少有人播,都是看主播自己,全天都可以播。白天看直播的人比较少,因为大部分人都去上班了。

娱刊:晚上就会有那么多人去看直播吗?都上了一天班了,况且第二天也有工作?

小安:我的粉丝里,很多人都通宵看的。如果你长期播下去粉丝会很稳定,几乎只要你一开播,粉丝就会进去,很多粉丝都会特别等着,这种很多。

娱刊:这些粉丝是什么心态?为什么做着夜班的工作还会看直播,而且还刷礼物?

小安:我认为主要是无聊吧,很多人都通宵看的。比如有很多上夜班的,上班的时候玩手机的看,对它们来说,也是增加一些乐趣,他们会看着直播上班。

娱刊:在你这个平台经历过的,最高收入的有多少?

小安:做主播年入上千万的有很多。我们平时也会谈论她们。

我朋友里,最多的就是前段时间被封号的一个主播,她的收入一个月收入30-50万左右,基本每个月都是第一名。最低的主播收入一个月收入只能领一千多,是一个单身妈妈,在家带孩子,主要时间不方便,每天播的时间比较短。

被封号的那个朋友,因为粉丝非常多,在平台播的内容就会敏感,可能稍微不注意讲错话或者做了什么就会违反规定。她当时和一个粉丝大哥,在平台上说了平台一些坏话,被平台封了。现在我们家族对这方面管的也非常严。

娱刊:你所在的平台主播一般都是哪个年龄段的?

小安:没有年龄限制,18-40岁的都有,都不影响。

娱刊:总感觉年轻的20-30岁的比较受欢迎?

小安:不一定,关键看玩家,玩家里面有年龄大的,也有年轻比较小的。怎么说呢,萝卜咸菜,各有所爱吧,有些是同龄的比较多,也有年纪大的喜欢看年龄小的主播的,有人喜欢性感的,有人喜欢小鸟依人的。

娱刊:你们主播之间竞争激烈吗?

小安:确实很激烈,其实主播和主播,平台和平台之间都会有竞争,之前还有很多平台来联系我,但是我不喜欢他们平台的风格,就拒绝了。我们也会去其他平台挖人,毕竟做主播得人就这些。

娱刊:每个平台给主播得待遇不一样吗?

小安:其实待遇都差不多。挖人其实主要还是看平台下变的家族扶持,主要关键决定因素在家族,家族和家族对主播的扶持力度和分成机制是不一样的。

如果家族扶持的好,你的房间人流量就会多,比如推荐位。比如给你置顶,给你发红包,给你发广播。红包就是给你发红包,别的房间的网友会来你的房间抢红包,平台别的房间的人可以吸引到你房间。直播位置置顶,可以让你的房间流量增加,

娱刊:你现在有多少粉丝了?收入方便透露吗?

小安:两万多,一般差不多的每个月5万左右。收入这个不好说,看粉丝刷多少钱,有钱的粉丝刷的就多,很难有具体的标准,我的粉丝群里的粉丝有时候节日时候也会给我发红包。

娱刊:你们平时的微信的群是怎么沟通的?

小安:我们有直播群,主播有自己的主播群,还有重点扶持主播群,每个主播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一般都是主播自己维护。

家族也会对粉丝进行扶持,比如哪个大哥刷的礼物多,就会给他靓号,类似手机靓号,就是名字后边的数字特别顺,比如666、888等吉祥数字,在粉丝里就会很显眼。

娱刊:这种虚拟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呢?

小安:算是一种荣誉。如果粉丝自己买,一般的靓号粉丝一个月要消费2000多块钱,对于刷的多的我们就会直接赠送,算是奖励,看上去比较有面子吧。

娱刊:在你看来,粉丝、主播、平台组成了一个什么样的群体?

小安:算是一个大家庭吧,谁也离不开谁。平台离不开家族,家族离不开主播。大家在一起,就是娱乐吧。对别人来说是娱乐,对我们来说是是工作。别人高兴了才会刷礼物,别人刷礼物,我们才会有工资。

娱刊:你感觉这种工作真实吗?

小安:每个主播都有自己的看法吧,其实主播也会一些套路,比如主播想过一些任务,粉丝是真心想帮他们过任务的,然后就刷礼物。

我能感觉出来,粉丝跟主播真的有感情,看主播的任务过不去,粉丝真的会跟着着急,我们也会着急。这就是相互长时间培养的一种感情,像朋友一样。

娱刊:你很喜欢这种虚拟的环境吗?

小安:不喜欢,感觉特别假。很多主播说话全部都是虚假的,她们留不住粉丝。我对我的粉丝很真诚,我没必要那样做,因为你对粉丝真诚,粉丝对主播也会衷心。

娱刊:既然粉丝知道是套路,为什么还要刷礼物?

这个我也说不清。举个例子,就像主播就在直播中私聊粉丝说喜欢你怎么样的,主播就是想让你刷礼物。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的人上心了也就刷了,其实粉丝也都知道,粉丝没那么傻,只是刷的礼物有多有少。

小安:你平时现在直播几个小时?你现在粉丝多少?

最少6-8个小时,有些平台只是播2-3个小时就可以。因为我是独家,独家必须在一个平台播,播的时间不能少于6小时,否则推荐就没有了,没有推荐,房间就不进新人,也留不住人。

粉丝的话,现在二万多,因为之前播的是其他平台,现在的粉丝是刚积累一些,播了大概9个月,我这种粉丝量在稳定的时候收入大概5-6万,最低是开始1700多,当时有段时间家里有事停播了。我不播了,粉丝肯定就不去了,第二天去别的房间了。去别的房间刷礼物很难再回来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每天都要坚持超时长直播。

娱刊:你在播这个之前做的什么工作?

小安:之前在保险行业,因为之前的聊天软件,有附近的人发信息,当时也处于想换工作的状态,他们在广场招人,说到时来面试看看,就找了两个姐妹和男性朋友一起过去了,之后做一个录播给官方,合格了就开始直播了。

娱刊:你很喜欢直播这份工作吧?

小安:很喜欢,因为自由,做别的工作也可以做这个,最少也有几千块钱收入,也可以做兼职,有时间就可以播,不控制时间,如果不签独家可以多平台播,时间也不受控制。不过签独家有独家的好处,我前几个月每个月还有8000多的奖金,比我刚开始直播的时候还要多。

娱刊:想过有一天不做直播吗?

小安:想过,如果不做的话,还是做之前的工作。因为这个自由,如果这个行业一直存在,我会一直做下去,实在做不下去就不做了。有能力还是会做。如果我现在回去上班了,一个月工资也就4千多,但是做主播,只要做一个月最少也能拿1万多。我天生比价喜欢自由,如果上班,第一不自由,还有人管束,做主播你自己就是老板,想赚钱了就多播,累了就少播一点。

娱刊:听说主播之间也会互相刷礼物吗?

小安:偶尔会,有的时候比如家族里你跟这个主播关系好,他来你房间刷礼物,我肯定要还回去,是不同家族的,就像有家族新来的一个男生给我刷了1000块礼物,我又回去给他刷回去了。

娱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粉丝给你刷礼物?

小安:其实多播有人喜欢了,总有一天粉丝会控制不住给你刷礼物的,我的房间很多这样的粉丝,我这么“丑”,每个月有很多“守护”,我也想不到,但是他们就是喜欢。

还有就是长时间聊天培养出的感情吧。比如,我跟你总在一起聊天说话,总有一天会想到一起吃个饭,人都是有感情的,别人提出的一些友好的见面我不会同意,因为都是外地的,最多我会给他们开个灯,有时候月工资发的多,我会给粉丝每人冲200块钱,毕竟粉丝给你刷礼物,我把他们当朋友看。去年,我给我的玩家邮寄了一些我们的土特产。我是真心想回馈那些粉丝。

娱刊:你感觉做这个工作有一种优越感?

小安:有一些吧,我的朋友挺羡慕我的,因为每次我的微信人家都会说你是大主播,之前去餐厅吃饭,餐厅的收银员认出我了,问我现在哪个平台播,要去房间看看。这是我没想到的。

娱刊:像你们这种经常熬夜对身体损害很大,有想过自己的身体吗?

小安:想过,但是没办法,如果不是特别出名的主播,通宵直播是必经之路。很多女孩跟我说想做主播,但是坐不起来,坚持不了,熬不下去,做主播必须要坚持。

之前我一个朋友刚开始没人气,我都带着我的粉丝,让他们去给她刷礼物,但是粉丝可能不是喜欢那种性格的,加上这个朋友坚持不下去,最后就不做了。

娱刊:对于以后你有什么规划?

我以后独家肯定要退的,这个平台做不好,我还要去其他平台,我要播多个平台,现在独家做的这些就白费了,包括粉丝,退独家要三个月以后才能去别的平台,看看哪个平台适合自己,因为现在的平台粉丝增长变慢了,已经没人进房间了。房间不进人,粉丝也基本没有什么钱了,他们刷不动了。

现在进房间的新人,他们都有自己的主播,他们是不会给我刷礼物的,刷的话只是一点点,这算是一种“忠诚”吧。比如我的粉丝,他可以去别的房间去去听歌或者做什么,但是他是我的人,他不可能给其他主播刷礼物的,他会留着给我刷,我的任务还过不了,他不可能给别人刷的,除非很长时间在主播得房间已经腻了,才会出去再找新主播。

娱刊:在你看来,粉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行为?

小安:这个也可以理解,我感觉现在粉丝都是很衷心的,也有喜欢来回跑的,走到哪刷到哪,但是我不知道我的粉丝是怎么积累起来的,很怪,我的粉丝去别的房间很少刷,免费的羽毛都会留给我去抽奖。

去年我认识的一个粉丝,他刷不动了,因为他换工作了,他公司特别少,才两三千,只够生活费,他进我房间就着急,因为他刷不动了,看我过任务就干着急,我着急粉丝就着急,有时候就用小号进房间看看,不让我知道,还有一个五哥,他媳妇现在生孩子了,他要用钱,他不能再总给我刷钱了,因为之前他偷着给我刷,用的都是信用卡,剩下很多都是工薪阶层,收入也不高。在我房间,刷几千块钱根本感觉不出什么,刷的礼物上万才感觉出来,否则看榜单根本看不出来。

娱刊:你的粉丝年龄段多少?

小安:我的粉丝基本都是30左右的,也有40、50多岁的。我的粉丝里有个秦大姨,对我挺好的,她每次开了工资第一时间给我刷,把她的守护给续上,都怕掉了。

娱刊:守护是什么意思?

小安:守护也算是一种礼物,一个月一“掉”,开守护的都是铁杆粉丝,就是主播上播后,只要对方有时间,就会过来看主播,也会自愿的为主播管理直播间,比如做个场控什么的,帮着活跃气氛,他们都是自发的。

如果粉丝打开守护进入房间,粉丝说话的时候会显示“守”字,就是守护,守护能用一个月,到期不续就会掉。长时间是守护的,突然掉了,粉丝也会不舒服,他们就会续上,因为已经习惯开守护,突然没了他们会感觉少点东西。

娱刊:你对想要做主播的人有什么建议或者忠告?

小安:我不建议年轻人进入直播行业,如果有工作还是去做稳定的工作。真的想做直播,一定要冷静思考下自己前途和自身,不要因为钱去跟有钱的粉丝“大哥”做朋友,也别听别人说“你得很能豁得出去”之类的话,学会抵御诱惑,钱没有赚的完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是假的,如果你豁出去很可能你就把自己毁了。

要说忠告,就记住一句话:如果特别缺钱,千万别去做直播。

*来源公号:娱刊 (ID:iyukan)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